首页  »  国产剧  »  人生若如初相见
人生若如初相见
人生若如初相见加载中
状态:
类型:国产剧
导演:何澍培
地区:内地
年代:2018
主演:韩东君 孙怡 徐正溪 郑罗茜 邹廷威 吕佳容 方中信
剧情:民国初年,军阀割据,混战不休,百姓罢敝,展开
剧情:民国初年,军阀割据,混战不休,百姓罢敝,民不聊生。易家是南方最大的军阀世家,其家主易继培名为江左巡阅使,实则是手握兵权、割据一方的封疆大吏。易继培有三子,个个皆展开
剧情:民国初年,军阀割据,混战不休,百姓罢敝,民不聊生。易家是南方最大的军阀世家,其家主易继培名为江左巡阅使,实则是手握兵权、割据一方的封疆大吏。易继培有三子,个个皆不是等闲之辈。嫡长子易连怡才智过人,却因十年前骑马摔坏了脊骨,只能在轮椅上度日,但他的聪明才智依然使他成为了易继培的左膀右臂。二儿子易连慎有勇有谋,自幼在军中磨练,独掌兵权。他和大哥易连怡是同母兄弟,还娶了江左文胆范知衡的女儿范燕云,可谓如虎添翼。幼子易连恺为易继培三姨太所生,与志向远大的两位兄长不同,他虽是江左文胆范知衡范先生的徒弟,平日却风流不羁,尽管娶了家道中落的秦家小姐秦桑为妻,婚后却依旧日日风花雪月,夫妻俩貌合神离,甚至连这次秦桑大病他也未曾露面,着实令人寒心。易家表面看似风平浪静,父慈子孝,内地里却是波诡云谲、暗藏汹涌。易家虽是军火大鳄,却也非完全没有对手。偏安南方一隅的军阀李重年一直对易家虎视眈眈,他早年曾居于易继培手下,为人善于隐忍,心狠手辣,一直想寻机吞并易家。李家与易家连年开战,不仅使百姓陷于水深火热,还给了北方军阀慕容宸可趁之机。他瞅准时机,派遣其子慕容沣以调停为名,大举进兵易继培腹地——芝山别墅,封锁芝山所有出入,而此时,易家风流三少易连恺也因此被迫困于芝山之中。慕容家的这次插手,让南方本就紧张的局面越发复杂起来。符远。范知衡一身笔挺的中山装,脚步匆匆赶到火车站与早就等候在此的易家军官接头。他此番是去与慕容家的谈判密使会面,但他心知此次和谈不过是拖延时间,胜负各半,若谈成不必争一城一池,但若谈不成则寸土必争。他低声交付属下军官,若谈判失败,他将摔杯为号,必须立即将慕容家的密使干掉,以争取时间调江近义的兵,这样才能逼迫慕容家改变进兵方向。只要双方战火不燃,此局可破。但他未发现的是,他的话被一个混在人群中假装看报的人尽收耳中。范知衡正在为谈判的事焦头烂额,一个清丽的身影带着一个小丫头迈入了车站之中,她正是易连恺的妻子——秦桑。秦桑以担心丈夫为由,强硬要求要到芝山救易连恺。范知衡被她软硬兼施,只好将她和丫鬟安排到了列车后面的包厢。火车缓缓启动,范知衡坐在包厢内屏息以待,很快,一个穿着军装,自称是慕容家密使的青年男子敲响了包厢的门。范知衡自以为运筹帷幄,等列车到站,军属推开包厢,却发现他早已横死车中。听到动静的秦桑得到消息后虽然震惊,却依然坚持要去芝山。范知衡已死,她决心到方家店找闺蜜邓毓琳开车送自己上山。听到秦桑的请求,邓毓琳虽然担忧,但还是义无反顾地答应了她。好不容易,秦桑以易家三少奶奶的身份强硬通过了慕容家的关卡,却看见一个妩媚的女子坐车下了山,那女子似是看见了秦桑,还对她轻佻一笑,令她心中怒气横生。芝山之下重重关卡,芝山之上却依旧平静如初。秦桑到了别墅,就看见传言被困的易连恺竟然在悠闲地打高尔夫球。她强压下心中怒火,告诉易连恺范知衡身亡的消息,易连恺却一句也不信,冷言讽刺了几句,转身回别墅去了。易府,易继培得知范知衡身亡,不由和儿子易连怡感叹他一生为自己筹谋,若是不能实现范知衡经世济民的抱负,来日怕是没有脸面去见他。两人又聊到被困芝山的易连恺,易继培虽有担忧,却认为如果易连恺的性命能够换来半壁江山的生意,倒也值得了。义州,易连慎正坚守前线与李家开战,由于李军占着有利地形,久攻不下,伤亡惨重,将领请求撤离,易连慎却冷言哪怕打剩最后一人也绝不能撤退。正在此时,他收到范知衡遇害的消息,他当即下令赶往芝山。范知衡遇难导致芝山的局面越发紧张,各方势力蠢蠢欲动,易家将领焦头烂额,易连怡却认为此时更应冷静,才不会被人趁虚而入。饭后,易连怡向易继培汇报了各方势力的动向。芝山。秦桑得知山下来兵,认定是二哥易连慎带领符远军赶来了。但若两兵相接,慕容军必然会先攻打芝山,将他们作为人质与易连慎谈判。如此一来,她们的性命就只能落在这场战争的输赢上了。邓毓琳听了她的分析反而安慰秦桑,还提出如若芝山之围得解,希望她能帮忙救出自己的远房表哥。原来,她的表哥潘箭迟刚留洋归来,却被误当为天盟会被抓,如今关在高佩德督军的牢里。不管局势如何变幻,易连恺在人前却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但其实,他确认了恩师范知衡身亡的消息后,心中悲痛欲绝,但因为有太多眼睛盯着自己,他只能装傻。易连恺告诉秦桑,刺客竟然敢在火车上动手,再多的人手也没用,但他仍感激,当时范知衡让人保护了秦桑。范知衡在大帅府给易连凯留了一样东西,倘若他遭遇不测,就让易连凯打开它。易连凯打开卷轴,上面是大帅府三个大字。易连凯立即明白,范知衡这是给他选了一条夺权之路。为了阻止慕容沣攻上芝山,易连恺选择了以毒攻毒——他一面派人通知报社记者制造声势,一面派人放火烧了芝山唯一的道路。尽管山上的居民对此感到十分质疑,但他还是坚持己见。果然,慕容沣不敢承担“逼死芝山百姓”的罪名,狼狈退回永江。收起
  • 腾讯
  • m3u8
  • mp4